站在人生新起点,大学应届毕业生七八月的忙碌与关注

2019-07-22 作者:   |   浏览(
上海交通大学2019届毕业典礼。本文图片 受访者提供
就业、读研、出国深造……过完大学的最后一个暑假,应届毕业生们将迎来崭新的人生阶段。对于他们来说,毕业是一次短暂的喘息也是新征途的起点。
他们当中有人选择和同伴一起,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毕业旅行,享受风景无可比拟的川西线;有人愿意独自漫步,和偶遇的陌生人随意攀谈,阅读城市,品味独处时光;也有人回到家乡,把被“偷走”的那几年时光给“找”回来。
如果是你,会选择什么方式,度过大学的最后一个暑假?
交大毕业生离宿前清扫过的宿舍
无论多困难的路,一步步走,都能走完
高原反应,头晕低烧,急性肠胃炎,徐晓耕在走川西线时,身体出现严重不适。“在海拔3600-4200米的深山里,也没有手机信号,你自己不熬过来的话,没有人可以帮你。”他说。
徐晓耕是上海外国语大学阿拉伯语专业毕业生。这次,他参加的是上外云出岫户外旅行协会组织的一次毕业旅行,包括领队共计12名大学生,一起体验川西的徒步骑行之旅。他们的领队邱振雄也刚从上外土耳其语专业毕业。自2016年开始担任云出岫领队,邱振雄带领队员们走过___库布齐沙漠、台湾、贵州等地。
2019年云出岫川西线合影
走过十余条线路的邱振雄说,川西线在徒步旅行中是非常有名的一条线。除了海拔高以外,川西线总体上难度并不高,对个人体力要求相对比较低,因此队员们只要克服了高原反应就可以享受徒步的乐趣,同时川西线的沿途风景也是其他线路无可比拟的。
邱振雄(左一)与朋友们的毕业留念
但是,高原反应的确是他们不得不面对的一个难题。
徐晓耕说,前四天,他们要山地徒步65公里左右,翻山越岭,涉水过河,吃露餐,喝河水。第一天晚上因为高原反应强烈,徐晓耕几乎没有合眼,“我看着手表,从晚上10点一直转到早上6点半,最终真的走出了山谷,我自己感觉都是个奇迹。”
邱振雄说,因为沿途没有医院,所以徒步开始前会让大家注意休息,并提前服用抗高原反应的药物。如果队员高反强烈,在抵达县城时,团队会安排他们去医院吸氧。
徐晓耕在稻城骑马
回想那几天的川西线时光,徐晓耕说,“有时候真的觉得后面过不去了,但再逼自己一把,每个人都能撑过去。人吧,又得提高上限,又得降低下限,能享受得了最好的,也能抵抗最差的。”他表示,无论多么困难的路,一步步走,都能走完的。
一个人旅行很自由,但有时也会孤独
交大毕业生李琦毕业照
同样是旅行,李琦选择了独自一人。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的他,趁工作前最后一段时光游了半个中国。
李琦说,自己已经习惯独自规划旅行,一个人旅行比较省钱,也很自由,虽然有时会比较孤独。“喜欢跟朋友们一起,但我也很享受独处。”来到一座新的城市,他会找当地认识的朋友,或者与偶遇的陌生人随意攀谈几句。李琦说,是否喜欢一个城市,他主要是看当地人的生活状态。
苏州,就是他喜欢的一座城市。在那里,他会和居住在巷子里的老人说说话,看孩子们写作业、做游戏。李琦认为,朴素的生活,才能展示出一座城市里人们生活的状态,那才是最本真的城市风貌。
几天后,他将去深圳的一家民企入职,从事市场营销行业。“我想早点进入社会,争取早日经济独立并积累一定经验,我本科是德语,还兼修了经济类课程,找工作比较容易。”李琦说。
想把这几年缺少的家庭时光补回来
经历过几个月紧张的考研备战,熊官方网址志远考上了北京外国语大学高翻学院的中英同声传译专业硕士,今年九月份他就要去北京报到。暑假这段时间,他打算在家里多陪陪父母。
毕业前复旦光华楼外晚霞
毕业于复旦大学的熊志远,家在山东济南,平常只有寒暑假才有空回家待一阵子。大四学业繁忙,加上实习工作一直持续到了五月底,十分想念家庭生活的他一毕业就立刻搭上了回家的高铁。
在家的生活简单而有序,熊志远最常做的就是帮妈妈买菜、做饭,跟爸爸饭后散步,给爷爷打水。“散步的时候会跟父母讲讲这几年的学校生活,看看家乡发生了什么变化,还有聊聊家里的长辈晚辈都在干些什么。”熊志远说,想把这几年缺少的家庭时光慢慢补回来。
家里有人想吃楼下热门包子铺的包子,即使是闷热的中午,熊志远也会去排长队买包子。他觉得,能帮家里做点事情挺好的。
“每天的生活都很简单,在家里毕竟还是跟在学校不一样的,没有任何压力,我也可以好好思考一下接下来可以做的事情。”熊志远说。
作为即将进入高翻学院的学生,开学前,熊志远打算利用短暂的暑假时间多练习口译,争取口译水平再进一步。除此之外,他还接了两个在会展活动交传的工作,积累实战经验。
他表示,无论是复旦的学习经验还是研究生备考的经历,都让他明白人要多迎接挑战,有了压力,才能发挥更大的潜力。
相关文章